哑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哑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业内称发改委放开煤价煤炭订货会正式取消-【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10:09 阅读: 来源:哑铃厂家

业内称发改委放开煤价 煤炭订货会正式取消

“国家发改委这次真的要退出煤炭订货,全面放开煤炭价格了。”

11月7日,一煤炭企业负责人李先生向记者透露,目前,国家发改委不仅计划出台电煤价格并轨政策,全面放开煤炭价格,而且也不打算再像往年一样出台煤炭订货以及价格指导政策,同时从2013年起取消传统煤炭订货会。随后,记者从煤电系统均获悉,确实从国家发改委得到这一消息。

这意味着,历时16年的煤炭价格双轨制和历时几十年的煤炭订货会从2013年将正式退出历史舞台,而煤炭价格全面实现市场化。

煤炭价格全面市场化

煤炭价格双轨制从1996年出台以来就一直困扰着煤电企业,使得煤电矛盾累积长达16年之久。

11月7日,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不仅计划出台电煤价格并轨政策,全面放开煤炭价格,而且也不打算再像往年一样出台煤炭订货指导政策。“这次国家发改委将彻底放手,让煤电双方自主订货,价格方面重点电煤将与市场煤并轨,以后也不再有重点电煤一说。”上述李先生告诉记者。

而一电力集团资深电力专家刘先生则认为,所谓电煤价格并轨,实际就是取消重点电煤合同,全面放开煤炭价格。“煤炭价格市场化的说法政府已经提了好几年,但是因为煤炭供应形势前几年一直很紧张,煤价飙涨的背景下,发改委难以轻易放手,而今年煤炭供应形势相对宽松,政策在此背景下出台煤炭价格全面市场化的政策,时机比往年都好。”刘先生说。

从1983年开始,国家逐步缩小煤炭指令性计划;1993年,国家决定逐步放开煤价,随后煤价连续5年小幅上涨;1996年,国家为了确保电价稳定,设定了国有大型电厂的电煤价格,“计划煤”与“市场煤”之间的价格双轨制度从此形成;李先生认为,煤炭双轨制的存在,是煤电双方多年矛盾的症结,而且还滋生了倒卖寻租,其存在早已经弊大于利。

刘先生也告诉记者,近几年的重点电煤合同已经意义越来越小,更大程度上正在演变为长期合同,发改委虽然多次出台价格临时干预措施,以减轻煤炭成本上涨带来的发电企业亏损,但是煤炭方面往往定量不定价,而且大量出现以次充好等违规行为。政府对电煤价格的调控压力很大。

煤炭订货会正式取消

随着煤炭价格全面市场化,与之伴生的煤炭订货会也即将退出历史舞台。

煤炭订货会是传统计划经济时期遗留下来的煤炭订货模式,至今已经沿用数十年。

在煤炭放开之前,国家每年组织煤炭订货会签订供需合同。

2002年,国家宣布不再发布电煤指导价,煤电双方通过“煤炭订货交易会”协商确定电煤价格。但在每年煤炭订货会上,政府会发布一个参考协调价格,来促成煤电双方成交;2004年起,政府决定逐步取消政府直接组织煤炭订货的方式,煤炭订货会改称重点煤炭产运需衔接会,原则上由发改委提出框架性意见,企业自主订货、行业协会汇总。在会上,发改委要对重点合同电煤发布参考价,价格一般低于市场煤价,主要供应对象是五大发电集团和其它国有发电企业,依靠计划配置电煤资源的体制并未从根本上消除。

根据记者多年参与煤炭订货会(后改称产运需衔接会)的观察所得,煤炭订货往往是在订货会召开之前已经展开大量谈判,而实际召开的订货会往往是煤电两大阵营的集中博弈会,双方的博弈点往往就是价格问题,因为每年都为重点电煤价格争执不下,每年发改委都不得不出面协调确定电煤价格,使得发改委不堪其累。

刘先生指出,近几年的煤炭订货会也越来越失去价值,价格很难在订货会上最终敲定,已经演变成一个签订电煤数量和运力合同的会议,而且重点合同兑现率也逐年降低。

据统计,近年来,煤炭订货会的成交量确实在逐步减少。2012年重点合同煤名义数量为7.5亿吨,占全年电煤消费量的37%左右。实际上大部分合同是有量无价,甚至无价无量。

“取消煤炭订货会对电煤订货影响不大,本身运力就是分配给各大煤矿,发改委计划以后实行网签,这样反而节省人力物力。”刘先生认为。

煤电联动短期难启

尽管电力系统试图借机使重点电煤并轨,力推煤炭联动,但是从当前的经济形势来看,煤电联动方案短期内难以实施。

10月30日,中电联发布《2012年前三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及全年分析预测报告》,提出完善煤电联动政策,清晰明确煤电联动的触发启动点,加快形成客观反映国内实际到厂煤炭价格指数,取消燃煤电厂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政策,在电煤价格涨幅超过一定幅度的情况下同步实行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联动。

不过李先生认为,目前煤炭价格走低,政府短期内不可能启动煤电联动。

10月29日,发改委发布的前三季度煤炭生产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煤炭生产、运输、消费增幅回落,库存上升,价格下降,市场由年初的基本平衡转向总体宽松。1~9月,煤炭生产平稳增长,铁路煤炭发运16.8亿吨,同比下降0.1%;主要港口煤炭发运4.6亿吨,下降6.4%。煤炭净进口1.96亿吨,增长42.9%。煤炭消费增幅明显回落,其中火电行业耗煤回落12.3个百分点。9月末,全社会煤炭库存2.87亿吨,处于较高水平。其中主要港口存煤4076万吨,同比增长53%;煤炭企业库存9800万吨,同比增长70%。

煤炭专家李朝林指出,目前,大多数煤炭企业面对急剧增加的煤炭库存、急剧下滑的煤炭价格、急剧恶化的煤炭市场形势,都提出必须坚持“让利不让市”的营销策略,即使调整价格,销售价格不断下调,也要千方百计保持老客户,宁愿把利润让给客户,也不能把市场让给竞争对手。

记者同时发现,煤炭企业在市场牛了好几年之后,又开始回头向用煤大户电企说软话,甚至送礼。

“这两年电价也涨了好几次,而且较为集中,预计政府在煤炭价格没有回升之前不会启动煤电联动。”刘先生指出,但是政府在提出煤炭价格市场化的同时,预计会进一步完善当前的煤电联动政策。

吴忠订做工作服

淄博工作服定制

棉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