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哑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听听吴敬琏厉以宁等经济学家谈中国股市

发布时间:2020-10-17 01:35:26 阅读: 来源:哑铃厂家

听听吴敬琏厉以宁等经济学家谈中国股市

沪深股市双双低开   继银行年中“钱荒”现象,市场恐慌情绪蔓延,股指不断创新低。6月24日沪深股市双双低开,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分别以2068.86点和8115.84点开盘,较前一交易日收盘跌0.20%和0.25%。   截至15时收盘,上证综合指数1963.24点,沪指暴跌至109.86点,跌幅超过5.30%,创年内新低,时隔6个半月后,重回“1”时代。深成指收报7588.52点,跌547.52点,跌幅6.73%。   通常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然后面对变幻莫测的中国股市市场,伤了谁又肥了谁?对此经济学家有何看法,经济学家又是如何建言中国股市?盘点吴敬琏、厉以宁、张维迎、许小年、周其仁、陈志武、张五常、茅于轼、成思危、谢国忠……这些经济学家们的声音。   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  吴敬琏:中国股市还不如赌场  享有“中国经济学家的良心”之称的吴敬琏早在2001年,曾毫不留情地发出过“中国股市连一个规范的赌场都不如”这样的论断,由此拉开了中国股市大讨论的序幕。之后还曾多次批评中国股市处于“强盗贵族时代”。   吴敬琏称,中国股市很像一个赌场,甚至还不如赌场,因为赌场里面也有规矩,比如你不能看别人的牌。而中国的股市有些人可以看到别人的牌,可以作弊和操纵。这就是著名的“股市赌场论”。   他表示,“股市要正常化,政府监管、证券公司以及媒体,都需要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但是他们都可能发生扭曲。政府监管尤其要解决信息不对称,但是如果有些官员想的不是这个,他们想的是寻租,就会利用各种行政许可、审批来寻租。”   吴敬琏指出,现在股市出现问题,政府救市是应该的。“问题是怎样对症下药,政府是不是该直接干预股市以及楼市。”他认为,中国股市的“政策市”顽疾并未根除,有权力的人可以大发横财,而普通股民总是利益受损。   对于股市的腐败也一直有所诟病,该如何拯救中国的股市呢?对此吴敬琏说:中国股市监管不力是导致信息不对称的主要原因。因此,需要建立完整的信息披露制度,防止市场内幕交易。证券改革的方向,首先要实现的只能是有效配置资本资源。据我观察,接下来证券改革的中心就是要改变监管难题,用强制性的信息披露为核心监管路线,去取代以实质性审批为核心的监管路线。   不过,光靠监管方法的改革,还不能完全解决中国股市的问题。股票是买企业未来的盈利能力,有的企业是靠政策倾斜,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太差。要使得上市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提高,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也不是哪一项政策能解决的,要依赖于整个经济体系的完善。  厉以宁   厉以宁:股市现状源于政府不关心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曾在接受采访时,称股市的现状原因比较特殊,归根到底就是政府不关心资本市场。“从国外的经验看,技术必须与资本相结合才能释放出生命力,但中国政府从没有真正关心资本市场,所以在推动技术创新方面面临难题。”   厉以宁指出,中国人往往视不动产为财富,在这种观念影响下,股市繁荣时人们会疯狂进入而催生泡沫,股市低迷是则纷纷推出,造成资本市场始终成长不起来。   厉以宁曾在中国证券市场走过第二十个年头时发文表示,20年来,中国股市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和显著的进步,股市已经成为经济体制改革不可逆转的重要屏障,并且日益成为资源配置和优化的主要场所。   同时,厉以宁表示,中国股市在发展中取得了巨大成就,并不是说它本身没有缺点和缺陷。相反,由于中国股市诞生和发展的特殊背景,特别是双重经济体制的掣肘和制衡,使得股市在运行与发展中也出现了一些矛盾和问题,有些甚至还比较严重。主要是:   1、股市的行政化色彩过于浓烈,“政策市”的问题一直也没有得到有力和有效的解决。   2、股市的投入产出效率还不够高,上市公司的基础地位还不稳固,公司对投资者的回报水平还比较低。   3、股市的透明度还比较低,信息披露的监督机制和完善机制还很不健全,内幕交易问题也日益严重,股市的长期投资理念还没有形成。   4、市场的监管体系还很不健全,市场的监管角色还存在着错位,调整监管机构的层次分工与功能定位还任重道远。   5、投资者的权益保护机制还很不健全。这个问题应该作为股市创新的重中之重,因为投资者是市场资金的提供者,是市场交易的参与者,是市场风险的承担着,不能有效地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不能让市场具有明显的财富效应,股市的长远发展就会受到阻碍,股市的根基就会很不牢固。   6、股市在调整产业结构和经济转型中的功能与作用还非常薄弱。  张维迎   张维迎:中国股市先天不足   知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曾表示,解决股市的问题,没有一个法律文化的支撑,是很难的。我国的股市是一个先天不足的市场,健全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比如董事对投资人的诚信责任,我们目前的法律有没有能力去看守?   中国的资本市场、股票市场究竟存在什么问题?对此,张维迎曾撰文直面中国股市症结,指出包括发展股票市场的指导思想、证监会的定位、产权问题、地方股票市场、经理与股东、职业道德等6大问题。   张维迎说,股票市场实际上是对未来经济的预期,因为所有资产的价格是它未来收益的体现,也是未来收益的资本化。一个人在买某个股票时,可能不是考虑单个企业,而是考虑整个经济。如果大家都来买股票,就表明大家都对未来预期看好。但是,如果大多数人都过分乐观,就会导致不现实的主观收益高预期,如果这种高预期没有实现,就会使股票市场出现问题。   他担心这样下去会把人的心理改变了:有些企业主可能因为在资本市场上赚到巨额利润,从而对资产进行重新配置,这样就会偏离自己的主业;而个人由于过去几倍的收益增长,也会产生浮躁心理,一旦预期收益没有达到,就会产生不好影响。   如何看待中国股市的发展?张维迎认为:“中国股市未来仍然是长期看好的,但中国股市受政府干预过多。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投资者往往一赔钱就去找政府,把股票价格变化与政府联系起来,而政府往往就顶不住压力,会出台政策来干预股市——这对股市长远正常发展不利。”  许小年   许小年:我已放弃股市研究   现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曾因对股市严厉批判,被人扣上了要把股市“推倒重来”的帽子。遗憾的是,在2012年3月一次论坛演讲中,许小年明确表示:“我已经放弃对股市的研究。”此后许小年在其出席的多场公开活动中,的确再也没有对股市作出评判。   “中国股市的问题不是一两项政策就能解决,也不是一个新领导的新思维就能解决。中国的股市和中国的经济一样,它的整个系统都出了问题,所以我已经放弃对股市的研究。”许小年在演讲中说。   “我们很多企业愿意上A股圈钱,既不用给股东付利息,也不用给A股还本,这正是我们资本市场的问题所在。”许小年表示。   但许小年强调,他仍是一个基本面研究的坚定信仰者,“股票的价格取决于公司的盈利能力,取决于市场的资金链,还取决于市场的情绪。”他分析,“从基本面上看,由于中国公司创新能力不足,所以中国的上市公司大多数都是周期性股票,跟着经济的增长上上下下,我觉得今年的股市从公司的盈利前景来看,并不是很乐观。此外,资金链上虽然会有一定程度的放松,但不会出现方向性的改变,这说明由资金引发的大行情可能性不大。”  周其仁   周其仁:“规范股市”的根本之道   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曾撰文表示,当下股市里那些最严重的问题,根源在于我国金融业“市场之间的市场竞争”严重不足,股市与其他各类筹资融资市场之间,缺乏市场竞争;而各类股市之间的竞争,也大为不足。   周其仁表示,金融业的市场间竞争,不仅仅是各种投资收益率和筹资成本率之间的市场竞争,更是各类市场各种金融交易“信用”可靠性之间的制度竞争。市场间竞争不足,投资人没有选择更可靠投资场所的余地,只好“将就”现存市场的结构及其信用水平。连带的影响,就是市场供给方对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提高交易可信程度的努力,缺乏动力。市场竞争不足,靠专家和政府自上而下“规范市场”,是文不对题的。   周其仁从入市投资的需求总量谈起,他指出,那涌进股市的百亿千亿资金,无论来自个人还是机构,都是自觉自愿为博利而来。问题是,千家万家投资人在股市上的自愿付出,是在现有局限条件下的决策和行为。   “公家机构的钱,在有效地节约代理成本的制度建立起来之前,花到哪里也会”扭曲“,到了股市上只是放大了”不正常“。撇开这一点,人们的钱财究竟多少用于消费、多少用于投资,以及多少用于这类投资、多少用于那类投资,是在现有金融制度约束下的选择。”周其仁说。   对此,周其仁指出“规范股市”的根本之道,即加强金融业的市场间竞争。“当前的要点,一是利率市场化;二是松动汇管;三是开放更多的金融交易品种和市场,包括开放更多的、分层次的股权交易市场。要股市”净化“,就要在竞争中规范,在规范中竞争,在基于竞争的规范下发展。”  张五常  张五常:中国的股票市场变化太快,看了心惊肉跳   “股市的不济,是因为北京的政策缺乏说服力,而其中最麻烦是掌管经济的人言论太多,分析太少,观点不一,有些言不成理,有些惟恐天下不乱,使市场无所适从,犯了股市的大忌。”香港著名学者张五常教授曾撰文对大陆股市提出自己的判断。   “在我的研究领域,房地产与股票是我研究较少的两个市场,其实不是不想研究,而是不敢看,看到变化太快,看了心惊肉跳。应该说,中国的股票市场发展到现在是有成绩的。但目前的内幕也很多,针对投资市场的政策变化又很大,一时一个风向,改变很多。在此情况下,我们今天跟进去是对的,明天可能就是错的,如果总跟着跑,结果就是亏钱。”张五常曾说。   对于投资,张五常建言道,为了规避这些变化风险,我们普通人应有一个长线投资的习惯,将目光放得长远一些,不要计较一时的得失。而且,不仅要选对市场,还要选对品种。   张五常认为,对于普通人来说,投资追着热点跑,并非好办法;世界市场时常在变,中国市场时刻在变,我们如何追得上。“就拿近日火热的黄金投资来说吧,我们要是追着它拼命买,就难免买到了山顶上。因为黄金与美元的连动性很强,而美国经济不稳定,美元涨跌振荡都很大,黄金也就会跟着变化,做短线很难把握。”  茅于轼   茅于轼:A股将成赌博市场   茅于轼曾指出,中国股市从长远看有投资机会,但目前仍存在两大问题,一是监管,二是投资者结构。   “投资者想赚快钱,一涨就卖,A股变成了一个混乱、赌博的市场。”茅于轼说。   “投机人决定了价格的时候,这个市场就乱了,投机就变成赌博了。”茅于轼认为,中国的股票市场,我认为就是一个赌博市场,全是投机的。“股票市场有少量的投机很好,和粮食市场一样,但是参与买卖的人太多,这时候价格就搞乱了,完全是碰运气。”茅于轼说。   “中国的股票市场要好,要减少散户,增加基金,增加大投资者,有针对性研究企业的好坏,减少投机增加投资,买股票的目的不是等涨价卖掉,而是企业等分红,以投机为主的股票市场是永远不可能好的。”茅于轼说。  成思危   成思危:好的股市有4个基本条件   全国人大前副委员长成思危曾表示,搞好A股市场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但不鼓励政府过多干预股市,根本是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好的股市有4个基本条件:好的经济基本面;质量高的上市公司;理性投资者以及有效的监管。   成思危指出,首先,要有好的经济基本面。经济基本面不是单用GDP衡量,更重要的是要靠创造社会财富。   其次,要有优质的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是股市的基石。我曾讲过,中国70%的上市公司质量还不够高,很多人反对这个看法。上市公司的绩效短期来看是看财务表现。如果收益率赶不上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平均值,那为何还投资股市。根据南开公司治理指数,60分以上的上市公司只占30%左右。所有没有好的上市公司,怎么可能有好的股市。   再次,要有更加理性的投资者。我们国家的情况是散户多,投资容易跟风,有羊群效应,对自己承担风险的能力认识不足。机构投资者本来是稳定的力量,但是换手率太高,也变成大散户。市场投资者偏向短期行为,对股市很不利。   最后,是要有有效的监管。监管要依法合理适度有效,而且要从信息披露入手。  谢国忠   谢国忠:今年年终之前,股市情况不会太好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曾在去年年底预测,股市至少到今年年终之前,情况不会太好的。   谢国忠表示,如果楼市不彻底调整,股市楼市起不来,资金套在楼市里面。现在银行采取的策略是,借新钱还老钱,资金套在里面,这是第一点,从资金链来说,对股市不利。从盈利水平来说,公司盈利能力都在下滑,所以从这方面来看,股市至少到明年年终之前,情况不会太好的。   对于跌跌不休的股市,谢国忠指出,“中国股市新一轮的启动,一是要减税,一是楼市要完成调整。现在股市有两个障碍,一是楼市的调整刚刚开始,银行业资金被套在里面,股市要出现牛市比较困难;二是中国企业的盈利能力在下滑,这个下滑需要去存货的过程。”   谢国忠认为,中美股市的差距最根本的是上市公司盈利能力的差距。中国A股上市企业盈利能力如果翻一倍,就能使大盘指数上涨赶得上美国股市。   “A股上市公司中的权重股,大部分都是国有控股企业,效率低下,中国远洋连续几年巨亏就是典型。而且大部分公司没有独特的技术和知名品牌,盈利能力有限。”谢国忠表示对上市公司财务报表普遍不信任。   他说,一些公司看上去好像现金流很多,但认真查一下,它们的银行存款很少,而且负债率居高不下,看上去很不可信。上市公司普遍少分红,而热衷送股票,说明在这些公司眼里,股票根本不值钱。这样的股市,不可能造就繁荣。

ib辅导

alevel考试

alevel培训中心

相关阅读